2002210 02:16 江淮晨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晓梅

 

记不清是哪一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了,正是港台歌曲风靡至极的时代。那时,我还是一个清纯的少女,和亿万个普通中国人一样,守坐在一台黑白电视机前。

在一阵悠扬的笛声中,来自香港的张德兰带着她的《春光美》出现了。

记忆中她短短的直发,质朴而明朗的脸温厚地微笑着,纯净的眼睛在柔柔地向你诉说——“我们的故事,说着那冬天,在冬天的山里,有一种神奇,啊,啊,这就是冬天的回忆……”像是来自遥远的天边,又飘出于寂深的大山,那甜柔而婉约的歌声就这样飞入我的耳际。

我的心霎时就被俘获了。我仿佛被她引到一座少有人迹的深山,大雪在纷纷地飞舞,在山坡上的一个古老木屋里,炭火正旺旺地燃烧着,我和亲朋围坐四周,亲切地叙谈,温暖而甜蜜……“我们在回忆,说着那春天,在春天的山里,有一种欢欣,啊,啊,这就是春天的美丽……”冬天过去了,春天还会远吗?我觉得自己漫步在已展露春机的山野,虽然二月的春风有点料峭地掠过,但仍止不住我满眼满心的欢喜,——枯瘦的河床涨满了,在淙淙地流淌;冬眠的鸟儿苏醒了,在轻快地歌唱……有泪水无声地滑落。我沉浸在优美的歌声里,也沉浸在烂漫的幻想中……从此,我记住了张德兰,记住了她如《春光美》般的微笑和甜柔的歌声。

那时,我还工作在一所山区中学。贫乏的业余生活使我青春驿动的心无限落寞。每当夜深人静时,我便把自己关闭在小小的房间里,遥望着窗外清冷而孤寂的明月,聆听阵阵松树的涛声,轻轻哼唱着《春光美》,倾泻着我少女时的迷茫和淡淡的忧伤……我也曾和女友菲携手在山林中的小路,迎着激情燃烧的夕阳,看着色彩斑斓的野花,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《春光美》,唱着我们纯洁的友情和希望……十几年过去了,我一直喜欢着《春光美》,一直怀念着张德兰,却无从觅得她的踪迹。我每到一个城市必逛音像制品店,我多么希望能得到她的一张光碟,哪怕一盒磁带也行,然而每次我都失望而归。在这个日出新歌、月有歌星的滥情时代,这份纯真和高雅被喧嚣的红尘永久地淹没了吗?

我不甘心。去年底,我打热线电话到中央电视台文艺节目组,点播这首歌,好像在今年三月份,我在《同一首歌》节目中,终于看到一红歌星唱了《春光美》。那被肢解的歌词,走样的音调,使我再也没有了从前的感觉。

原来好歌是讲缘分的。只有深深读懂其内涵的人,且拥有一颗善感的心,才能演绎出它迷人的经典的神韵。

张德兰,香港的张德兰,你在哪里?你还在唱着《春光美》吗?为了我干涸的心田,让它重新滋长生命的春天,告诉我,到哪里才寻得那昨日的温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