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島日報 
2004-09-23
 

「星光熠熠耀保良」真功夫競技場自方逸華朝代開始,無赤漱j騷買少見少。

一切慳儉為上,連金漆招牌的港姐競選也二合為一,廢除準決賽,更緊湊是好事,但石破天驚的變化是撤離紅館,聽說製作費可減省過百萬,但一年一度的盛事未免大大褪色。

想不到,「星光熠熠耀保良」又重回紅館,想必背後有不少總理支持吧?擠滿過萬觀眾,氣勢真不同,歌手的演繹亦特別賣力,除了因為現場氣氛,還要用真功夫「比拼」---今年大會構思了不少合唱組合卻耳目一新---「左倫右刀」,譚詠麟與刀郎都具風塵男人味,聲線豪邁不太修飾;
張德蘭與楊千樺是我最愛的組合,沒辦法,少年愛夢的年代,覺得張德蘭的歌聲溫柔婉約,楚楚可人,20年也忘不了,她一唱《鮮花滿月樓》,無論身處任何環境,都一定跟著唱「真要等飄雪時候,並蒂花,知心友,心事你可知道否……」,拍檔是誰不太介意,與楊千嬅比併之下,張德蘭唱她的歌也毫不遜色,《少女的祈禱》及《可惜我是水瓶座》都唱出少女尋愛的味道,40歲的女人仍能嬌滴滴而不造作,真天生異稟。趁復古潮,張姐姐應努力多出碟以饗我等忠實歌迷。